写一首诗扬名美国的诗人
[ 2007-06-12 21:02:04 | 发布: 水之痕 ]
字体大小: | |
说起美国诗人,我们可能会想到H.朗费罗,想到抑郁寡欢的爱米丽·狄更斯,想到现代派的E.E.卡明斯,R.伏斯特,C.山德伯格,还有著名诗人W.惠特曼等。但有一个人,却一生只因为写过一首诗而响誉全美国。他就是信仰基督的宗教诗人乔依斯·基默。基默生于1886年,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,他参了军,并随部队到了法国,在一次军事行动中牺牲,年仅32岁。



乔依斯·基默,诗人



美国是一个以基督教为主要信仰的宗教国家,大多数美国人都或多或少地相信有基督存在,有上帝存在。至少在理论上是这样的。也因此,当基默写出《树》一诗并于1913年发表后,引起很大反响。人们对基默对大自然的朴实的观察角度,感到亲切,也为诗人由衷地发出宗教意味上的赞叹,表示深深的认同。



此后,他的这首《树》一诗便在更大范围内广为流传。也有很多人以他的这首诗为题,进行艺术创作。还有摄影家,以这首诗为灵感,创作出很多不同造型但意义非常相近的树的作品出来。当然也有一些作曲家以《树》为主要灵感来源创作了音乐和歌曲。



再后来,有美国人干脆把某一主题公园的名字改名为“乔依斯·基默公园”,以表示对诗人的赞美与怀念。有小学就以诗人的名字命名。近年来,还有人提议将某大街改为乔依斯·基默大街的名字。



作为英语专业出身的我,早于80年代上大学时,就自然而然地有机会接触到了这首诗,只是当时一没有理解基督教意义的思想基础,二来也对大自然的变化与宗教之间有什么关联,没有什么太大的感受。所以,也只是简单知道,却并未深刻明白其意义,快速地读过这首诗,没有留下什么深刻印象。



1994年夏,我到南京大学,请一对美国夫妇写他们在中国的生活观感的书稿。在与他们相识相交往的几年过程中,我能深深地感受到他们夫妇二人对大自然的无限珍爱,对生活的渴望和对死亡的不恐惧态度。有一天,我们交谈中,他们谈起乔依斯·基默的《树》一诗。我突然间意识到,自己是知道有这首诗的存在的,只是没有什么印象了。接下来的一幕,令我终生难忘。他们夫妇两人一起背诵起这首《树》的诗歌来。那温柔如耶稣的表情,那柔和如春风的声音,在在还留在我的记忆之中。显然,他们并不会背诵我们中国人的唐诗宋词,但却一点没有使他们缺乏诗人的气质,至少他们有很好的诗人的细胞啊。呵呵。



前几天,又把这首诗找出来,借着月光,好好地吟读了几遍,仍然有种很过电的感觉袭遍周身。于是,我想,该是把这首乔依斯·基默用一生写就的唯一一首著名的诗,拿来并翻译给广大喜爱诗品尤其是英语诗品的朋友们读的时候了。我并尽可能找些很能表现出此诗意境的图片粘贴于此,以衬托一下读此诗时的美好心境。此外,也把一些与诗人相关联的图片放在这里,供大家了解了。



Trees





By Joyce Kilmer 1886-1918

作者:乔依斯·基默(1886-1918)

翻译:张放



(朗诵:当代著名诗人Walter Rufus Eagles。2003年8月录制)




I think that I shall never see

我想,我将永远不会见到

A poem as lovely as a tree.

任何一首诗比一棵树可爱可慕。



A tree whose hungry mouth is prest

树啊,你饥渴的嘴

Against the earth's sweet flowing breast;

吸吮着大地喷涌的甘美汁乳;



A tree that looks at God all day,

树啊,你整日仰望上帝,

And lifts her leafy arms to pray;

伸出满是树叶的臂膀,祈祷与祝福;



A tree that may in summer wear

树啊,夏季里,你的头顶上

A nest of robins in her hair;

成为一巢知更鸟歇息之处;



Upon whose bosom snow has lain;

冬天里,你的胸膛上有冬雪飘落;

Who intimately lives with rain.

雨水与其密切相伴,交融水乳。



Poems are made by fools like me,

而涂写几行诗歌者,愚笨如我,

But only God can make a tree.

只有上帝,才能造出一棵树。


永久地址 永久地址: http://www.shici.cn/feed.asp?q=comment&id=8633

浏览模式: 阅读全文 | 诗词评论: 1 | 引用: 0 | Toggle Order | 阅读: 3749
引用 山高月小
[ 2007-06-13 15:31:56 ]
诗树人
人树诗
同高贵
爱长美 [lol]

您无法为这篇诗词发表评论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