浏览模式: 正常浏览 | 列表浏览
你是我心口里的风
[ 2007-06-14 23:39:16 | 发布: 水之痕 ]
——你的名字,年龄,性别,籍贯,职业?
  棗干嘛??你查户口嘛?
  棗是啊,我是国家人口普查局的。请协助我的工作,这是公民的基本义务。
  棗郭襄,外号小东邪,年方二八,女,居于东海桃花岛,职业是郭家二小姐。
...

点此阅读全文...
突如其来的爱情
[ 2007-06-14 23:39:00 | 发布: 水之痕 ]
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时,《东京爱情故事》正在这个城市播放,每天清晨走在去学校的路上,总能看到三二成群的学生叽叽喳喳地讨论着昨晚刚刚播放过的剧情,说着她们有多讨厌那个里美而完治怎么那么傻之类的话,眉飞色舞,亢奋不已。我从她们身边走过,神情漠然。那时,我正高三。
...

点此阅读全文...
花开的童话
[ 2007-06-14 23:38:40 | 发布: 水之痕 ]
越是美丽的花,开的越早,也谢的越快。
  棗题记
  “我的生命所剩下的时间已不多了,”在给sky的E-mail中我这样结尾。已经是夜晚10时了,我在等待sky的回信。其实,在认识他的一年多来,很多时候我都是在等待中度过的。
...

点此阅读全文...
手指
[ 2007-06-14 23:38:22 | 发布: 水之痕 ]
波波有双很漂亮的手,比手更漂亮的是指甲。波波修指甲用的时间,比其他女孩用来修眉的时间要长的多。
  波波修指甲的时候,往往是在夜里,暖暖的床头灯,静静的洒一席光,光晕中,最亮的是那双柔软纤细的手,椭圆...

点此阅读全文...
偏偏忽略百合花
[ 2007-06-14 23:38:07 | 发布: 水之痕 ]
心玫的生活里,从来没有太大的快乐和悲伤。上海女孩无忧的少女时光,中学大学一路过来,20年的岁月便这么潺潺地流去了。
  大二的下学期,心玫所在的物理系开始和电子工程系合用一个物理实验室。忘了是哪一次实...

点此阅读全文...
青梅竹马
[ 2007-06-14 23:37:48 | 发布: 水之痕 ]
似乎我从一出生起就认得他,我记得他扒着窗台向里看,鼻子按在玻璃上鼻尖向上扁扁的,有点像家里养的小叭狗。他总是说我这是杜撰出来的,因为那个时候我该在妈妈的怀里吃奶睡觉,而不应记得他更不该知道叭狗的鼻子是...

点此阅读全文...
选择
[ 2007-06-14 23:37:29 | 发布: 水之痕 ]
作者:不详
  枫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走过邮局门口。手里沉甸甸的信封捧得久了,不那么平整的内容物的边角,在信封表面刻出一道道印迹。
  这个邮局开在一家超市里面,她则选择两行货架中间不为人注意的地方站着。...

点此阅读全文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