浏览模式: 正常浏览 | 列表浏览
相爱无痕
[ 2007-06-14 23:44:14 | 发布: 水之痕 ]
你在我心里。好好生活,为了我,即使没有我。
  棗D.Q
  我要出国了。
  今年我29岁,打算去新加坡完成多年来的夙愿棗结婚。准新娘是小我四岁一直令我朝思暮想的丁倩。
  出国前的最后一周,过的既...

点此阅读全文...
九百九十九朵玫瑰
[ 2007-06-14 23:43:55 | 发布: 水之痕 ]
她静静地躺在那里,被纯白色包裹着,象个圣女;她静静地躺在那里,只有心跳示波器上跳动的图象显示着她还活着。
  走在白色的医院长廊上,清亮的脚步声应和着我的心跳,我开始痛恨白色,痛恨自己身山的白大褂。白...

点此阅读全文...
阿杰和芷的故事
[ 2007-06-14 23:43:35 | 发布: 水之痕 ]
“阿杰!阿杰!阿杰!……阿杰!”听筒里早已没有人声,只剩“嘟,嘟,嘟……”
  松开五指,电话从手中滑落。身体,跌坐在,腥红色的地毯上。
  晚上十一点。
  没开灯的房间。
  1999年的2月14日。
...

点此阅读全文...
花边
[ 2007-06-14 23:43:18 | 发布: 水之痕 ]
到了车站才打电话给永年。
  他立刻听出我的声音,婴宁,你是徐婴宁。
  我在火车站,你有空来接我吗?
  当然,永年顿了顿,婴宁,你过得好吗?
  好,我笑着。
  挂了电话,我低喃着,永年,其实我过得不好。
...

点此阅读全文...
讲一千遍我不爱他
[ 2007-06-14 23:42:59 | 发布: 水之痕 ]
在班上我最讨厌他,自以为是情圣,一副宝哥哥的样子,其实不过是贾瑞,他似乎对每个女生都好(除了我),扫除时,义务帮忙;上课又总与女生腻在一起,一副不长进的样子,看了真叫人生气,又叫人替他妈妈伤心。
...

点此阅读全文...
都市女孩--不经意的一眼
[ 2007-06-14 23:42:40 | 发布: 水之痕 ]
这个女孩姓什么,我至今不知道,只知道她叫天天。
  那天我和老章乘坐103路电车去美术馆,突然一个穿红色连衣裙的女孩穿过拥挤的人群,走到老章面前,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他看了半天,说:"我叫天天,你跟我来。"此时车刚好到了地方,我们便一起下车。
...

点此阅读全文...
爱我的请举手
[ 2007-06-14 23:42:23 | 发布: 水之痕 ]
陶哲的手伸进怀中,变戏法似地摸出一朵早已经皱巴巴的玫瑰,然后他的两只手高高地举了起来,像是鬼子投降。我一下没反应过来,依然站在原处。直到我听到陶哲大喊:傻妞妞,难道你要我把双脚也举起来?爱我的请举手
...

点此阅读全文...